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历史咨询 >

《我与父辈》:我们总想极力的摆脱故乡,却从未真正的

发布日期:2020-07-22 01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“ 我知道我一生的努力中,都伴随着狭隘,奴性和无力,可也很少回家歇息后便不再出门去远行,哪怕一生都如公共汽车往复在别人安排好的线路上。”

在上个世纪的20年代的时候,鲁迅发表了一篇文章《故乡》,那时候才是乡土文学的一个开始,后来王鲁彦、许钦文、萧红、台静农、沈从文、阎连科、莫言他们也在不断地用文字推动着,慢慢的乡土文学开始进入了大家的视野当中。

其实说句简单的话,乡土文学就是指关于乡村的一个生活的描绘,然后展现在我们眼中的的一个乡村的面貌,通过这些文字中我们能看出农民的疾苦。

其实我看多了解一下就能知道,这些作家,大多数都是在农村里出生的,而他们后来基本上都生活在城市里,然后在对自己的故乡进行一个回忆的方式。

我们也都能知道大多数的乡土文学作品,很多都是没有办法去割裂与城市之间的关系,因为在这些作品中,我们很容易就能感知到新思想与旧思想的一个冲突。

已经在城市里面待久的文学家,接受了很多新思想的“洗礼”,他们在去评论家乡的时候可能难免会用一种审判的眼光去看,所以有可能你会发现其中的批判和讽刺。就如同鲁迅说的那一句“哀其不幸、怒其不争”。

其实上面是一个正常的思维方式,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,故乡并不是代表的愚昧、凄凉、悲惨,更多的时候是在讲述我们人情之间的牵绊,以及不变的命运纠葛,所以即使我们在怀着批判的情绪却依然抵不过那深深的思念之情,导致我们每次去看乡土文学的时候都是以灰色的色调开始的。